华丽丽的调查

这学期给我们上方法课的教授是我们的系主任,他是研究人口学的,所以整个课程就不可避免地带上点demographical的色彩。主要参考书目里面有一本Axinn的Mixed Method,翻开扉页一看就发现是个人口学家写的书。

定性和定量(这两个翻译未必准确,但是我不用英文了,为了打字方便)两种方法的竞争从我开始学习社会学的时候就在脑海里纠缠不休。有人专门写书讲这两种方法的融合,我当然感兴趣。但是看了前两章以后感到非常失望。Axinn指出,现今人们对于这两种方法的争执在很多时候都是不必要的,因为这两种方法事实上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泾渭分明。你做survey,也可以派个训练有素的访员跑过去观察应答者回答问题时的各种反应,回来以后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你做interview,也可以同时派好多人用结构式的方法来提问,最后把文字整理成某些语句出现的频次。个人觉得这说法简直有点强词夺理无理取闹。首先把定量研究的材料弄成文字,把定性研究的材料弄成数字,都是削弱这两种方法本身的优势并凸显弱势的做法;其次定性和定量的差别显然不仅仅是收集数据的技术不同,它们背后的本体论认识论基础都是不一样的,于是整个思考问题的过程,研究的程序,都会不同。我并不以为定性和定量是达到同一个目的的两种不同的方法,相反我认为这是两个全然不同的目的。

当然我这个说法在美国可是一点都不时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定性和定量的教授碰到一块还会挥拳头(复旦的教授看不惯了也最多就是在课堂上相互诋毁,想看他们挥拳相向,还是不大容易的),如今碰到一块已经能够一团和气地颂扬两种方法结合的伟大。对那些更加年轻一些的社会学家来说(三十五岁以下的),他们在研究院里受到的基本都是标准化的定性+定量+理论训练,具体问题到手以后,真想搞个“结合”的方法也不是什么难事。

今天又耐着性子看了两章Axinn,我想排除我先前的偏见以后,会发现他讲的某些东西还是有道理的。可能人口学对于理论抽象的要求并没有社会学那么高,单单专注于数据资料的收集,定性和定量两种方法结合确实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你做了survey以后发现一些离模型比较远的人,再一个一个地去做深度访谈,搞个案研究。

说穿了还是调查的资源问题。我们这里做个上门问卷都难得要死,你还指望那个只开一个门缝给你作答的人在一个月以后还愿意被你骚扰一次吗。访员都要能够同时完成survey和interview的双重任务(为了保证和深度访谈的对象建立起一定的联系,后面派出去做访谈的一定是先前去发问卷的那个人),你到哪里去找,去培训那么多训练有素的访员。书上还说他们为了保证研究质量花了多少多少时间来训练访员,训练好以后放他们去做调查,发现质量不好还开除了多少多少。哼~华丽丽地调查研究啊,简直就在烧钱嘛……

还有那种过两三年再回访一次的研究,还说为了保证调查结果的科学性,最好找当年的那个访员……更加让我叹服的是这帮人搞得还是国外的调查研究。你说,中国的政府会容忍一群外国人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做这种折腾来折腾去的研究吗?上回Orum不过去了两回民工学校就被盯上了呢。

当然我很推荐这本书,它的优点在于,基于具体研究案例的分析,而且充分注意到了各种研究方法在不同的领域使用的局限性。但我的问题是,有没有一本书是专门论述社会学研究规范和当今中国调查研究环境之间的关系的,或者再直接点,有没有哪本书告诉我们,在没有条件搞这种华丽丽的研究的情况下,是不是咱们就只能跟着老师去听居委会大妈讲故事,最后写出个“小事情大道理”的文章来……

3 thoughts on “华丽丽的调查

  1. 我每天都看你每日更新的博客,相信你会在社会学上取得很踏实的成绩。

    mujun回复:

    哦,真太谢谢你的鼓励了!

  2. 不知道在中国,现在社会学方面的调研有哪些人和手段
    听居委会大妈讲故事?

    mujun回复:

    手段还是有不少的,data collection越来越到位的话,很多人都会做大规模的定量研究的。

  3. 沐君师姐,我觉得中间那段“今天又耐着性子看了两章Axinn…定量定性结合”那段太精辟了,这就是我们现在做的。
    另外,我现在读人口学研二,今年也拿到了Brown的phd offer,想问怎么样可以联系到师姐咨询一下博士生活h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