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与故乡

看到豆瓣上的红人莫水田在吐槽她的美国经历,说东部的精英们看不起亚洲人,阶级出身不好的就得不到尊重,研究中国的总是边缘。

dqu老师上回问我,现在社会学里研究中国的很需要吗,美国人很看重吗。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好。浅显地回答,当然需要当然重要,中国不是要那个什么崛起吗,美国人当然想知道中国是怎么回事啊。从外在的这些条件上来讲,现在研究中国的人机会肯定比研究日本了啥的要多。

但我真的很少从这个角度来想问题,你成天盯着外在的机会,当然啦他们都很重要,你就永远只会想着去赶时髦——他们想要看到怎样的中国,他们想要得到怎样的一个解释。你不会有内里的东西从真正智识的土壤中生长出来。

刚去美国的两年,我的感受和莫水田是有点像的。对“西方理论”、“西方学术”都很不服气,甚至和Patrick顶嘴,说他们提出来的那些问题和中国研究根本就搭不上关系,说美国的学术生产体制是个hegemony,中国研究永远只是在为一个基本上已经成型的理论框架提供素材。我说为什么你们提出的都是理论,而我们说的都只是case。

但真正进入了这套学术知识的生产体系,倒奇怪了,我真的很少再这么想了。没有了“反抗”,没有了这样的“不服气”。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摸索和整理——他到底说了什么,从什么问题生发出来那样的理论,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我到底要说什么,我在跟谁对话,我要用这个概念吗,我对某些论点的反驳真的是有价值的吗?那些反抗的情绪,一点一点被碾碎在日常的生活和学术实践中。于是那些什么“西方的学术霸权”啊、“去政治化的学术”啊,在我脑海里就没什么印象了,因为这些所谓的批判吧,实际上并没有进入事情本身的逻辑。

由此带来的是整个的对于“他乡”和“故乡”认知的转变。

至于阶级,呵呵,我似乎是一个对“阶级”有认知障碍的人。当然了,我会说很多很多关于“阶级”的理论,但弄到最后我发现自己对于“阶级”的理解完全是学理上的。这个其实挺帮我的。做调查的时候不管是往上勾搭还是往下勾搭,调整好了都能聊起来。

也有可能是我体会不到别人对我的不尊重和敌意——但那样不是也蛮好的嘛。。。

6 thoughts on “他乡与故乡

  1. 还不单单是学术生产的问题,机会多不代表被接纳,活着也不仅仅是工作,给同事当空气融不进社交圈(占据你大部分的时间),那种感觉很痛苦的。你说你感觉不到别人的冷漠,那也算是种福气(对自己),但没有empathy,始终无法带感。

  2. 其实有些事情真是不好说. 我至少是从我的研究领域来说, 中国的case其实放在很多IPE, CPE的理论框架下面讲还是能说通的. 而且区域研究近一年看得多了…也会发现很多事情中国真是没啥”特色”的. 所以就算是给现有的理论增加素材那就增加素材吧.

    莫的文章看过了. 我比较同意木遥的观点, 她那个文实在逻辑上是有点模糊了. 有时候是自己在哀怨有时候又上升到美国国家层面的问题. 不过我感觉她的问题似乎是觉得自己的研究能力很出色但因为种族的关系和同事人际关系处不好. 这个事情…我倒也真不觉得有多大的普遍性. 因为哥大的英文系很可能是个比较特殊的样本, 也有可能真是她本人networking skill的问题.

  3. 我还就是从关心你找工作前景的最功利的个人角度问的。至于莫,似乎真是准备回国了,如果是真的,这样大的事情其实不在豆瓣吐槽更为明智。

    1. @Q
      我也不认识她,她怎样我都无所谓啦。我纯粹就是想说一下中国研究的事情。将心比心一下,你对非洲诗歌有兴趣吗,对印度克拉拉邦工人运动有兴趣吗?大多数都是没兴趣的吧。那你为什么就能要求美国人一定要对中国有兴趣呢?job market很有可能因为中国要“崛起”就突然变得好了,或者某个系因为想要diversity就录用了研究中国的人。但那些东西,我们作为个体的研究者,是无力改变的。我当然也希望自己运气好,但是运气的事情,哪里说的准。只能是该干啥去干啥吧。。。

  4. 她怎样我其实也无所谓啦,“不明智”是我背后的私下的评论,(如果你这儿还能算私下的话),跟她的议题和观点都无关,纯粹从一个要回国找工作的人的实际操作方面考虑。至于她所抱怨的问题,或者你觉得对自己不存在的问题,取决于个人气性和关注的东西,也许你原先的民族情绪比现在强,所以角度是一个对中国有责任的中国人对中国问题在学术中的边缘性不满,现在是一个纯粹对问题有兴趣的无国籍的学者的角度。她自己在英文系里,我也觉得英文系的人似乎没必要对中国有兴趣,她可以去别的学校的比较文学系嘛。

  5. 今天又读到以前收藏过的这篇日记,发现竟然和我入学近一年来的体会一模一样。一开始总觉得自己想的问题和课上讲的那些东西没有关系,和美国的老师同学讲自己关心的问题,他们也不是很有兴趣。后来被按着头老老实实地去读reading去写response,就发现并不是没有关系,是自己没有想清楚从哪个角度去对话,以及对话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样子的。现在觉得心沉静了很多,好像也逐渐学会欣赏知识演进的方式。
    总之,在路上看到了前人的脚印,觉得很受鼓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