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一团情感的集合

讲讲我认识的L是什么样的人吧,尽管这些叙述可能一点意义都没有。

L平时并不生活在北京。我碰上他也很赶。那段时间他在北京也就那么几天,正好要去北大搞一个活动,就让我在活动开始之前跟他聊。我们俩正好都没吃饭。在那个星泊地咖啡馆里一人买了一个三明治,嘴里塞得乱七八糟地胡说了一些。

那天活动到场的人并不很多。L的口才其实不错。他也没给大家讲什么大的东西,就是放照片,每放一张就讲一下照片背后的故事。这是某某图书馆,哪一年建立的,这群孩子是哪一年作文比赛的获奖者,当时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放完照片以后是问答时间。有学生问他根据什么来挑选开图书馆的位置。他说一是要有合适的资金和场地,二是有当地力量支持。比如,要是开在学校里,那校长必须同意他每周开一次阅读课,而且是每个班都要开。要是不同意,就算了。下面学生问,那么难道我们只去帮助那些愿意合作的人吗?难道其他地方的人就不需要帮助了吗?L说你考试的时候当然是先把会做的题给做对了,不会做的也没办法;总不见得放着会做的不去做,先去做不会做的。按照前面那种策略可能还能考个及格,按照后面那种策略就只有零分。后来那学生不停地问,是不是及格就够了,难道不要争高分。就把这争论弄得比较无聊。

图书馆有一次被内部的人批评(似乎当时已经离职了),大意是说管理混乱,还说给员工的钱很少。这事情几年前闹过一场还不算,前些日子又看到有媒体人写文章,用很难听的话,说这个组织是用理想主义诓骗青年人,发那么点钱,榨干青年人的劳动力。L在这个问题上其实有点“洁癖”的,他说他觉得做公益的人就是不应该高薪,真的想高薪的话,去干别的更赚钱的事情就好了。图书馆发给员工的大约是每月一两千块钱吧,具体数字我也不记得了。L觉得这个数字在当地反正是够活了。他把图书馆的工作看成一种gap year一样的体验,说本来就不打算让员工长期干下去的。做个一两年,就算他自己还想留着,我们也要赶他走了。去换个工作,去考研。反正他是这么给定位的。

L之前在北大读的硕士,当学生的时候,和X,和G这些人混得都很熟,图书馆最早其实是CZX的一个项目,就是为了避开政治上的风险,才没有直接叫CZX。真要说意识形态,我还觉得基督徒的身份对他的影响比宪政民主之类要大得多。他经常说公民教育,还把民主的细节这类书当成必读书目推荐给小学生中学生看,只是因为人生的际遇让他恰好在那个圈子里了吧。我对他印象特别深的一点,就是他在北大做活动的那一次不断强调“人心”的重要性,以及“体制”是如何不可能改变“人心”。

他不太喜欢现在基金会的很多做法,比如用一些单一的指标来衡量NGO的工作绩效。他觉得他的图书馆培育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没法用“每天有多少人来图书馆”这样的数字来概括。

他其实很擅长经营,起码把自己和家人的生活都经营得不错。他自己就是农村出来的。上大学的时候只有第一年问家里要了钱,后来都是靠自己做小买卖生活。还帮家里盖了楼。有学生问他做公益的职业发展问题,他就用自己的经历说明,只要聪明能干,养活自己就永远都不是问题。

我之前跟朋友说,访谈的人多了,渐渐人物的面目反而清晰起来,觉得每个人都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或者说一想到这个人就会想到这句话。高老太太是“不能乱搞男女关系”,而L呢,是“人是一团情感的集合”。

我们当时在瞎扯教育的问题。他说到自己为什么对现在的教育体制不满,以及他现在做的是一件什么事。然后突然就冒出来这么一句。

8 thoughts on “人是一团情感的集合

  1. 主要是根据你的描述, 似乎L和X很大的不同是L强调人心的作用 (我觉得这个可能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的宗教情怀), 而X把所有的错都归结于”体制”, 而不太考虑人对人的伤害. 而你应该是比较倾向于前者的吧. 所以我才说”相对于”….:)

  2. 一点小感想: 偶觉得L这个”做公益的人不该拿高薪”,操作层面上确实有困难. 就象你描述的那个图书馆的情况, 基本都是想要build up简历,或者在gap year体验生活的年轻人干的事情. 但一个机构员工流动性如此大总归不是个好事情. 图书馆还好点, 问题更加严重的比如贫困地区儿童支教, 这种流动性很容易造成儿童随时被体验被抛弃的感觉(这个好象是卢安克说的…),教学上没有连贯性, 儿童收获不大等等 (也许counter-arugment是有人去总比没人去要好?…)

    其实米国这边NGO正式员工给的薪水也是不高的 (不过平均总比1200块的贫困线水平要高点). 很多依靠的是有其它正式工作的中产阶级volunteering, 而且有很多机构的话, 教会在里面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而这些volunteering的中产阶级也各有目的(有些是纯粹的宗教情怀, 有些是比如作家义务去教妓女识字念书, 其实是为了给自己的写作找更多素材…) 这些在国内有多大复制可能性, 真不好说…

    1. 我觉得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流动性大一点也没什么要紧。管书,然后组织一点活动。就算两年换一次人,孩子也不太会觉得自己就是被抛弃了吧。。。多见识一些不同的管理员,也许孩子们会高兴的。。。

  3. 恩…图书馆和儿童支教还是有区别的, 后者流动性大的话就真麻烦了. 不过因为两者都算是公益, 去做的人背后的incentive都差不多吧, 后者明显要搞好的话挑战性更大. 但目前似乎也没啥好办法留住老师, 除非高薪补偿…

    1. 薪水只要基本能体面过活就可以了。教师的工作不同于其他,支教的工作更不是一般教师的工作。设高薪,吸引过来的是想要钱的人,反而不合适了。

  4. 看到这个还挺感慨的,我自己三年前也在立人图书馆做过中短期的义工,人员流动的确是个问题,当时我们馆因为有private donations不完全是立人直属馆,所以工资高一些。实际上稍微多给一点,就有可能有当地的中青年愿意长期干下去的。我当时认识的一些员工现在还留下来做的。我不是很喜欢那种城市里的青年gap year体验1-2年就走了,觉得钱稍微多点让当地人来长期干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后来立人莫名其妙就没了至今不能理解。我们馆直接独立出去了,我听说它现在给馆长到6K的工资,这样有人愿意留下来的。最好的模式我觉得是1-3名长期员工当地人,给稍微高点的工资+社保,然后那些城市里想来“体验生活”的可以寒暑假来做短期项目,给不给钱都无所谓…
    李讲的情感这个我完全认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