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

下个礼拜要在伯克利以及UCSC做两场talk,题目都是中国的环境运动。我想讲的主题是邻避运动和环保组织之间的关系。内容说简单也很简单,环保组织为啥不愿意参加邻避运动,环保组织和邻避运动不结合产生了什么后果,以及现如今的活动家们正在做一些什么来修复这个隔阂。

环保组织不愿意参加邻避运动的原因,解释起来也蛮容易的,怕和政府之间闹僵呗。再硬要扯扯,也可以说到现在基金会遴选人和组织的标准。但思来想去,还是又加了一段“前情”,就是说中国最早的那一批环保组织是九十年代由一群知识分子建立的。这群知识分子的特点是同时经历过文革和学生运动,对大规模的群众动员群众参与的恐惧与痛恨几乎已经是深入到了骨子里。他们建立这些组织当然是想吸引普通人参与公共事务,但最好只是那些环保教育啊,观鸟种树捡垃圾之类的参与。激烈的东西能避免就避免。

这种“前情”,也不知道多少人能接受。其实,学生运动对于当今中国的公民社会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是个有意思又几乎很难研究的问题。它不能被公开讨论,但它多多少少“在那里”。我访谈的时候有意无意也跟不少人聊过这些。具体反应嘛,大概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老实说不太清楚,但很好奇的,这是大学生;第二类多发于维权律师当中,他们会说,那时候我虽然只有在上中学,但是我在县城里也是积极参与的;第三类是知识分子气比较重的人,就说,啊,怎么搞成那样了啊。

其实你去看看刘晓波的文章,看看陈子明事后的回忆录,多多少少也有点第三种。他们当然热爱民主自由,痛恨集权统治,但热爱归热爱,痛恨归痛恨,转到具体的运动,无法不觉得很多事情都搞得特别难看。我虽然从来都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但我想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我不太能理解的是汪晖那种。他说你们不要以为那是一场什么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那实质上是一场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运动,只是少数自由派知识分子把它给控制了,现如今大家才理解不了实质的。就是说他不觉得“难看”,他觉得这是一块需要抢过来的地盘,他得向世人说明他们新左派才是真正的民主运动精神的继承者。

唉,年纪越大就越觉得,没法认同文艺青年,还是更认同社会科学家一点。

One thought on “前情

  1. 我好奇“环保组织和邻避运动不结合产生了什么后果,以及现如今的活动家们正在做一些什么来修复这个隔阂”这两个问题。
    从美国的环境运动历史来看, 最早期的也是自然保育运动。很多哲学的讨论,但是到20世纪了,尤其是60年代之后了,就各种直接行动了。但这时候,大型主流环保组织也就基本退出一线抗争了,但是有千百个草根,社区based组织形成起来成了主角。也所以主流专业环保组织其实离公民倡导越来越远了。恩,其实想说的是环保组织也逐渐分类,细化,各自为营。我似乎觉得我们现在一些做得比较好的组织,往专业主流上走的趋势明显。越来越少做直接抗争这种脏活累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