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SC的一个talk

最近博客写得比较少。主要是因为有点不知道该说啥好。整个人也被写博客之外的情绪occupy。

今天去UCSC做了个talk。Lisa Rofel老师开车在三藩把我接上,到Santa Cruz单程大约两个半小时。UCSC校园在深山中。今天去的时候已经没有车位了,停在山里面。晚上出来为了抄近路,在黑灯瞎火的山里走了好一会儿。还挺带感的。

午饭和晚饭都很好吃。晚饭去了一家叫作Liala的阿富汗菜餐厅。我们一道菜接着一道菜吃,弄到后来我天花板都吃破了。还是有点停不下来。有一道菜,饺子里面包奶油南瓜,皮儿外面再裹一层苦茵茵的蔬菜末,口感独特。还有烤熟了的茄子打成浆。以及烤羊肉蘸杏子酱。都是中国人的吃食里不太出现的做法。但是这种“撞味”真是带给人很多启发啊!

talk做得还成。过来听的大多是人类学家。发表的评论总是说,啊你要突破公民社会这个概念啊,你要想到universal和particular这种概念是谁在定义啊,你要更深地去追问“政治”究竟发生在哪里啊。当然他们说得比我要fancy得多。

总算回来了。现在好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