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好久不来这个地方吐槽了。其实每年租用网络空间的钱我都还交着,几百块钱呢,挺心疼的。

早年在博客上写过不少东西。有幸结交了几个朋友。他们在我日后的职业发展中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这也许是我在公开的地方写东西的最大收获。有了自己的网络。

那些东西对于公共讨论没什么价值,更多是我个人的一份记录:今天我读了这些,想到这些。但后来看的人多了,也就变了味。有的读者在我的文章后面留言,希望我能够用更为浅显的文字来解释他关心的社会问题。还有的批评我为极权体制辩护。这些讨论没什么意义。但多了以后挺恶心人的。慢慢的我就发现我每回想写点什么东西的时候总要顾虑别人的反应。那种不能愉快的吐槽的感觉让我很不爽。我挣扎了几年。最后还是决定不给自己添麻烦了。

我今天仍然保存这样一份个人记录,包括我读了什么,准备写什么样的论文,以及写作过程中碰到的种种困难。但绝大多数人看不到这份记录。我也不觉得可惜。好像本来就没有必要给很多人看啊。

对于社会科学的学术研究知识究竟要怎样“科普”给公众,我是很困惑的。年纪小的时候,觉得这种困惑源自于我学术上的不自信、不成熟,等发展好了,我会找到一种更好地告诉别人我们这些社会学家都在做点什么的方式。但是到了现在呢,我觉得自己大概一直会弄不清楚这个问题。比如我最近在写珠三角,乃至于全中国的劳工组织为什么会“退潮”,然后在看各种关于社会运动是如何完蛋的理论。公众需要知道这些吗?说到底,“公众”又是哪些人呢?或者可以告诉搞社运的人,他们看了以后可以吸取教训,尽量让自己的组织晚点完蛋?

只在很少的时候,我对“实务界”的人会有一点言说的欲望。比如搞公益的那伙人吧,总喜欢说,“赋权!”“赋权!!”“赋权!!!”我就挺想把包括Eliasoph在内的很多批评empowerment project的研究一股脑介绍给他们的。当然那些都太腹黑了。我想,如果他们真有在学术界内取经的意愿,也许会更偏爱其他的一些东西吧。

好吧,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吧。

2 Replies to “博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